当前位置: 首页> 近期新闻 >我的脑袋痛得要命张夜的诗中国新一代先锋诗抄

我的脑袋痛得要命张夜的诗中国新一代先锋诗抄

2022-05-12 08:33:48


作者简介

张夜,男,1991年出生。贵州遵义人。
不是很贪玩,但是够懒惰。爱好甚广,均无建树。轻微妄想症患者。



张夜的诗

 


[]与诗人对话

 

你干什么的?

写诗。

写诗?

对头!

你他妈脑子有毛病吧?

对头!

我看你是吃饱了没事干!

对头!

 

 

[]虚拟演唱会

 

我站在台上高喊

你们快乐吗

台下的人齐声回答

快乐个鸡巴

想想就他妈过瘾

 

 

[]记师兄和我做的关于他的一个梦

 

师兄是个

大学老师

他喜欢

抽烟喝酒泡妹子

他喜欢说

我他妈

你他妈

他还喜欢

讲一些

花花故事

 

有一次

睡午觉的时候

我梦见了他

他跳进一口

旋转的钟里

(就是寺庙里的那种)

他出不来了

钟越转越快

最后

他像一滩

口水一样飚了出去

我勒个去

当时我那个笑啊

笑啊

笑得都瘫痪在地

直到笑醒

我他妈

还在笑

 

 

[]天桥路25

 

一个乞丐

紧挨着

另一个乞丐

他们相互

取暖

他们包里

有两把刀

可是谁也

没有

先摸出来

 


 

[]在阴曹地府门口

 

在阴曹地府门口

我遇见了我的祖父

他拖着一口皮箱

他张开漏风的嘴巴告诉我

孩子,你来得太早了些

 

他还和我说了些其它

他说,现在我时间紧迫

我要赶去见我的老情人

他拍拍我的肩膀

跳上一辆巴士走了

 

在阴曹地府门口

公交车迟迟不来

没有人和我说话

我感觉无比孤独

 

现在估计是秋天

空气有些潮湿有些冷

没有人和我说话

鬼魂都选择沉默

鬼魂都戴着口罩

 

我想搭上一辆观光车

去随便什么地方转转

反正时间还早

阎王还没上朝

可是我没有硬币

我摸摸衣服口袋

一个硬币也没有

 

 

[]我的衣服上沾了一点儿灰尘

 

这个冬天

据说是最冷的

没有之一

我不知道

是真是假

 

我的朋友

这个时候

就坐在对面

那把皮椅子上

烤着烤灯

 

他说

太恐怖了

然后他没有再说下去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鬼东西

我也不打算过问

我开始对一切

都无所谓

 

 

[]我就是想问问杨佳丽有没有睡觉

 

杨佳丽

我给你打电话

你不要生气

说我吵到你

 

杨佳丽

我给你打电话

并不表明

我想和你谈点什么

也不代表我无聊了

我只是想问问你

有没有睡觉

 

 

[]星期六九点五十六分

 

我在等一个人

她还没有来

我已经等了

好一会儿

我不知道

还要等多久

 


图为张夜在云天大桥卖诗


[]一边是森林一边是碧波荡漾

 

我要扔掉我的书

我所有的书

我全部的书

都长着一对绝望的翅膀

我要把它们埋掉

我在这边

它们在那边

 

 

[]尴尬

 

我走进去

又走出来

满脸通红

 

我看见了不该看的

你做了不该做的

 

 

[]阿多尼斯与鸡

 

阿多尼斯

是个流亡者

阿多尼斯

住在

地球的另一边

阿多尼斯

不喜欢运动

但他喜欢鸡

喜欢啃鸡腿

他也喜欢

把鸡骨头

摆成

花园

的形状

 

 

[]我的脑袋痛得要命

 

我的脑袋

脑袋两边的太阳穴

痛得要命

没有缘由没有道理的痛

这导致我身体

的其余部分

都在跟着摇摇晃晃的痛

这导致我走路的样子

越来越像一只

帝企鹅

这导致我看什么东西

都是鼓鼓胀胀的

这导致我有一种

爆炸的危机感

这导致我躺在床上

像一颗随时

准备自杀的

炸弹

  


[]如果死神走进屋子

 

如果

死神走进屋子

告诉他先

找个凳子坐坐

告诉他

打开电视机

——电视机有点儿旧

不过还能看出个大概

告诉他冰箱里

有鲜橙汁

如果他想喝其它的

比如黑啤之类的

告诉他街边转角处

就有一台自动售饮机

 

如果真是无聊得发慌的话

告诉他家里的

Wife密码

他可以逛一下淘宝

或是浏览一下新闻

 

告诉他我出去一会儿

大概下午的时候回来

 

 

[]美丽的红龙

 

我梦见一条龙

它全身通红

它发着光

在我的

头上

 

 

[]奇怪的光棍节

 

双十一

光棍节

像两根

筷子

这他妈

明明就是

一对嘛

  

[]我在凌晨两点半醒来

 

我看见我

从床上爬起来

一丝不挂

穿过走廊

走向厕所

厕所的门关着

我没有打开

我从墙壁

穿过去

把脑袋伸进

便槽

花了十五分钟

我才游回了

自己的

身体

 

院子里

有一盏

绿色的灯

亮着

除此之外

一无所有

 

 

[]自杀的香蕉

 

一支香蕉想自杀

它要剥掉自己的皮

但它又没有手

它开始羡慕

猴子和



图为张夜在贵阳卖诗



图为张夜在昆明翠湖公园卖诗。



图为张夜在云天大桥卖诗



图为张夜在贵阳卖诗


提示点击上方总标题下"北京评论"免费订阅本微信平台

北京评论总编:皮旦


[]皮旦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8323502

[]皮旦信箱:bjpllt@sina.com

[]皮旦微信:bjpllt

[]皮旦微信:拉至本版最下方长按图“识别二维码”

长按图“识别二维码”

或扫一扫

即可关注北京评论



长按图“识别二维码”

或扫一扫

即可加皮旦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