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协会故事 >秘密!探访印尼红龙故乡!

秘密!探访印尼红龙故乡!

2022-07-21 10:57:19



2016年夏,前往红龙的故乡-印尼坤甸,这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充满原始红龙气息的地方。

加里曼丹,是印尼的的省会,也是世界第三大岛,80%优质红龙的产地。坤甸,位于赤道线上的城市,加里曼丹的首府,红龙最大的商贸圈。




这个国家虽说是免签,出机场只要护照的产家是made in china,不跟通关人员唠嗑几句印尼语,那就拿出等值100-200等值的现金买关过吧。

再由首都雅加达转机到达坤甸,满怀激情出了机场,但并不是想象中的模样。一个大型批发市场,琳琅满目的红龙。这景象和我想象中的差距悬殊了,零星见到几家卖饲料、金鱼、银龙的门面。




想要找到红龙鱼,没有熟人是不行的。坐着汽车走街串巷的去一个个小型仓库看龙鱼,这里的红龙批发坐落于各个小街小巷的民房里,大致还是能区分出哪家是做红龙买卖的。

门口可见若干个数吨困水桶,这里困水养水可比滤材重要。金色困水桶加个过滤,再接到困水池。而鱼缸就简单的一盏杀菌灯、一张棉,每天喂完食1-2小时换2/1-3/2的水,加粗盐,防止鱼生病交叉感染… 




这样的经营方式坤甸不下100家,而多数干着这样的经营方式的人们都是从红龙原产地hulu买带蛋的小鱼苗下来赚取养殖差价,普遍他们的鱼在200-400只之间。在这一群营生人的不断增加的同时,红龙也越来越紧缺。红龙出进口国,中国依然是大国,说明了越来越多的朋友加入我们水族行列。




这一次出行得时间是一周,朋友每天晚上安排批发商会面,次日便和他们逛鱼房。

每一个鱼房大致都是相同得一个简易缸,加一个简易到不能再简易得过滤。普遍都是蓝底蓝背景得鱼缸,少数有黑缸去养鱼,也有少数用白缸来养殖,但这些都是少数。




这里的鱼多数喂食青蛙,蟋蟀,蟑螂,河虾。喂食活青蛙鱼长得最了,也是商人门最喜爱给鱼儿得食物,长的快好出手。


8月中旬踏上为期15天的第二次考察之行,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接触到了渔场。


几个小时颠簸,乘风破浪而来。首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测试水质。




渔场的水,浑浊不清,基本看不见水里的鱼,一个池子大概宽度4米长度10几米,种鱼数对。

在这里才知道龙鱼是很少享受到阳光滋润的:水浑,能见度不足5厘米。想想也对,在野生弱肉强食环境下,这么扎眼得一抹红,很容易引起注意。而鱼友们鱼缸的鱼,就显得娇生惯养了。但是由于鱼缸缸体限制活动量,各方面也确实都处于亚健康状态,鱼药的滥用对鱼得健康更是雪上加霜。




龙鱼饲养在于养护而不在于治疗。定期在鱼缸里加入某品牌水族酸奶,确实对鱼的开口和肠道乃至互动都有一定帮助,再适当加入EM菌。这就是笔者对几十只龙鱼一个缸的水体鱼体的基本维护。


渔场饲养员必须每天观察龙公鱼是否已经已经含蛋,并且记录,如果没有及时把公鱼嘴里的的蛋掏出,待到时间满出,小鱼会从公鱼嘴内游出,坏处是第一捕捞不到,第二很快会沦为其他种鱼的食物。




这一次坤甸的渔场探访在10天后结束,接下去就是源头之行——探秘红龙鱼原厂地Hulu。

这趟行程需要乘坐通宵的大巴车来到新当,拜会完几个朋友,第二天朋友安排汽车出发。又是几小时的奔波,天黑后到达目的地Hulu,驻进唯一的一家旅馆。



这里的水龙头流出来的都是黄水,一夜在椅子上度过,在精神饱受摧残之后继续探秘Hulu。

这里可以捕捉到接近一米的野生龙鱼,但大部分会缠死在渔网上,有幸存货下来也会被渔场悄无声息的带走。

这里也是野生虎鱼的天堂,白化、黄化偶尔能捕捉到,在国内天价的东西,会被极低价格从原住民手里收走。




Hulu大大小小的渔场可能达到大几十家,这里也是印尼和马来的交界地。这里的部分靠近马来的渔场,所产的龙鱼都直接走私销售给马来西亚,但很大一部分还是带蛋时候销售给坤甸等地;部分渔场自己会养殖并出售形成自己的。




这一次旅行接近尾声,总结过后还是对其一家渔场情有独钟。

第三次造访坤甸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了,期间不断联系渔场小鱼的各方面状况。对于鱼的选择,体型、底色、鳞片亮度、鳍各方面都有要求。每一只鱼都必须亲眼看过,住下酒店直奔渔场,一天一天坐在缸前选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