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协会故事 >一年之迹|2017年学习工作总结

一年之迹|2017年学习工作总结

2022-04-07 08:53:56


清代篆刻大家邓石如与吴让之均刻过一方名印曰“一日之迹”,一日的时光匆匆而过,每日经历的细碎繁冗之事何其多,可能真正铭刻在时光流漾与心灵深处的事却并不多,这些事在别人看来或许微不足道,但对当事人来说却是宝贵的经历,每每玩索咂摸,不厌其烦。2017年即将过去,回首过去的一年,往事浮上心头,昔人有“一日之迹”,今日我也来个“一年之迹”,将这一年的学习工作与心路历程做一个梳理与回顾。

2017年的春节是在成都过的第一个春节,也是在大陆过的第一个春节。感受就是除了冷还是冷,成都冬天对于我们这种热带地区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幸亏大年初二就有学生来陪我画画过年,于是我们大过年的对着水仙写生画画,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


详情请看小仙女的水仙养成日记:工笔水仙写生纪实


今年年初的时候听朋友推荐,让我接触一下张充和先生的书法,说先生书法尤其是小楷登峰造极,堪称民国小楷的一流顶尖水平,并且在诗词、昆曲方面造诣颇深。如此高的评价让我不禁对这位才女产生一分好奇。不过我向来对这种所谓“才女”不大感冒,一旦顶上才女光环的人似乎天生带着一分优势,即使本身功夫不如别人,也可以在同侪之中脱颖而出,光鲜夺目。我觉得书法这种东西关注点应该在书法本身的水平,不应该因为什么所谓的“才子”“才女”就高看一眼,这感觉与当今所谓“网红”无异。就像《红楼梦》中薛宝钗说的,深闺之中的诗词之所以引人着目,就是因为带着一点“闺阁气”,满足一点人们的窥奇之欲而已,真拿出去跟清客相公们比,岂不是被人笑话了。


但是直到看到张充和的小楷才彻底改变我对所谓“才女”书法的认知,如此老练劲蕴,又不失娟雅清美,即便是放在高手如云的民国,也绝对是出类拔萃的水平。于是我就收集了市面上几乎可以找到的关于张充和的所有的书,仔细地欣赏观摩,发现张充和早期书法偏轻细秀雅一路,如一翩翩女子峙立风中,摇摇欲倒。布局结体偏清疏萧朗,颇似明王宠书风,同时又带有王献之笔意,但整体来说,早期风格美则美矣,却略显孱弱。后来张充和拜沈尹默先生为师,沈先生评价张充和的字是“明人学晋人书”。关于这个评语是贬是褒历来众说纷纭,甚至张充和本人对此也是不太明白,但从后来沈先生要求张充和临《元公夫人姬氏墓志》可以看出沈尹默对当时张充和一些笔画与结体的不严谨还是提出了要求,沈先生让张临摹的字帖均是一些法度极为严谨的碑刻居多,还有一些极为精美的墓志,《张黑女》《董美人》等偏俊美一路的墓志她应当都有认真学习临摹过,这使得她后期的作品在清雅秀美的基础上又多了一份端凝与稳健,多了一份“金石气”,经历了近百年的历练与风雨,张充和的小楷日臻化境,这时期的小楷也是我最喜欢的。

昆曲工尺谱扇面


由于对张充和小楷的热爱也使我感觉到有点手痒,于是就试着写了几幅张充和先生的诗,给朋友还有老师看普遍都感觉不像我写的,大家一致认为这种风格的作品不像出自我手,于是我就一口气写了八副充和先生的诗作,同时写了点小文字,作了一篇推文发在“知遇斋”公众号,没想到反响颇大,很多朋友纷纷反映写得很好,很喜欢这几幅作品,这对我也是个鼓励。,这幅作品也被成都市美术馆(成都画院)“2017年两岸一家亲书画交流展”作为特邀作品展出,这次展览也是我来大陆第一次参加官方组织的大型展览,所以格外有纪念意义,当然这也给我的创作提供了无限的鼓舞与动力。

参展作品:琬融书张充和诗


展览现场

详情请看:这小楷,美到窒息|萧琬融书张充和诗


对于昆曲,其实之前确实了解并不多,因为台湾关于京剧昆曲之类的曲艺演出少之又少,老一辈懂的人好多都不在了,新一辈的年轻人很多人都是听流行音乐长大的,对于这些传统曲艺都会感到有些陌生,之前也是也并没有认真研究过昆曲,但随着对张充和先生的逐渐深入了解,才逐渐慢慢发现昆曲之美,并逐渐敲开了昆曲的大门,这是我今年一大收获。张充和先生是昆曲界公认的泰斗级人物,一部《曲人鸿爪》,将那个时代之昆曲艺人一一钩沉串联起来,彰显了一代文风之盛,神往不已。但是真正把我带进昆曲之门的还是那部《张充和手抄昆曲谱》,至雅的字配上至雅的词,再装成精美之册页,捧而读之,堪称享受。后来我又搜集相关资料,系统研究了一下工尺谱,由于本身学过乐理,所以相对来说并不十分困难,而后又将里面的《牡丹亭》写了数首,用精工小楷写在扇面之上,左词右谱,配上一点点朱砂,在盛夏之时精心写了几支昆曲谱折扇(扇面),在暑热溽湿之际给人带来丝丝凉风,很受朋友们的欢迎。有香港昆曲爱好者专门请我写了一首《寻梦 懒画眉》(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后一起于成都鹤鸣茶社品茗聊艺,亦是一段佳话。

与香港藏家鹤鸣茶叙

详情请看:丝丝凉风润,柔柔水磨音|小楷昆曲折扇


今年下半年,恰逢北昆六十周年巡演至成都,承蒙魏春荣老师赠票,欣赏了魏老师的《续琵琶》和大都版《牡丹亭》,连听两场昆曲,过足了戏瘾,尤其是魏春荣老师表演甚为感人,深深被昆曲之唱腔、服饰、布景所打动,这就是雅的艺术最高代表,集结了明清两代文人的文采风流并久经淬炼而成的艺术,极具生命力与感染力。

欣赏昆曲《续琵琶》


在收集张充和先生书籍的时候发现很多书都是白谦慎先生所整理,看他的字清新不俗,文气很重,于是顺便看了他最著名的那本书《傅山的世界》,从此一脚踏进了傅山的狂草世界不能自拔。《傅山的世界》这本书被后世允为经典之作,我也反复读了多遍,不禁拍案叫绝,这本书表面上在写傅山,实际上在揭露明清之交帖碑交替的大变革,而傅山正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从傅山的书法中是可以看出这个变化的。这本书带给我无限的启发,一方面傅山的大狂草确实非常震撼,喷涌磅礴的气势极富生命力的线条极大地刺激了我(后来在川博巴蜀书画精品展又看到了傅山草书条屏,十二屏通排,气摄全场),激起了我对于狂草一探究竟的兴趣,我反复研究比对临摹傅山的草书,专门订了一批六尺全开的宣纸来写草书,今年的夏天在青城山避暑,基本上每天早上一起床就泡一杯清茶,将宣纸平铺在庭院里,趴在地上笔走龙蛇,一通下来酣畅淋漓舒畅至极,累了就抬头看一眼四围幽碧,听几声雀啭莺啼,恍若仙境。那段时间相当于闭关苦练大草,之后自觉书法完全是新一番天地。

秉烛夜书


晨对溪山写草书



这本书带给我另一启示是关于碑刻对于书法的重要,也直接促成了年末的西安碑林之行(关于西安碑林游记后将有专辑),这次碑林之行对我的震撼绝对是超出想象的,足足在里面呆了近七个小时不吃不喝,拍了近一千张照片,出来直接累瘫.......终于理解为什么师爷他们每年都要从台湾去看碑林,如果我早十年看到这些,我的书法恐怕早不是这个境界了。

古城夕照 摄于西安城墙


书法方面还有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书法研习班顺利成立了,也招到了一批学生,各行各业各个年龄层段都有,也使催促我要不断努力继续进步。暑假期间做了暑期集训班,方便外地学员来成都集中学习,还是比较成功,学员收获也很大,争取寒假期间再做一期(敬请期待),其实短时间集中时间精力专注书法,并且密集授课,进步是非常惊人的。

暑期集训班学员


学员心得体悟:临池摭录 | 笔墨有趣,不可辜负


还有就是受成都沙湾路小学邀请给小学生们讲授书法,一周一次。这次给小学生授课发现很多小孩子的无心之作其实都是布局结构都富有天机童趣,虽然他们笔力不足但却另有一番趣味,也给与我诸多启发,后来看了白先生的《与古为徒与娟娟发屋》发现很多想法其实不谋而和,这或许也是我以后书法创作的一个突破口。之后在川博看巴蜀四人书画展之陈子庄先生的画,也发现了这份稚拙与天趣,所以后来专门读了子庄先生的《石壶论画语要》,此书写得极为实在,把很多老师所谓的不传之秘统统抖了出来(当然能不能看懂就看你了),里面也是提到天机与童趣是子庄先生认为的最高境界。总之给小孩子上课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小孩子是一张白纸,最容易接受新知识,也最容易受到染污,我在台湾也带过两个小孩子,都取得相当不错的成果,至少没有讲孩子引到弯路上去。


台湾学生专集學生專集| 蕭耀慶 劉冠琳工筆花鳥選


沙湾路小学授课


今年主要工作重心主要放在书法上了,画画方面大多数是不断地为旧作添笔加彩,老是觉得不满意,不断地增增删删。由于院派工笔三罩九染极其繁复,需要不断地上色,一幅画画个一两个月很正常,所以其实一年也产不了几幅。还有就是夏天的时候把一些工笔荷花拿出来装裱挂起,做了一个荷花特辑,清心悦目,也是一乐。

工笔荷花


详情请看:菡萏三百茎|夏日工笔荷花专集


今年春天的时候带学生小典赴龙泉驿写生,之后就再也没时间出来写生了,主要是这边气候还不太适应,其他季节不是太热就是太冷,身体受不住,地理环境又不是太熟悉,不敢乱跑。或许明年身体强壮一点可以多出去写写生,不写生是没法画出好作品的。

龙泉写生留影


今年画画方面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临摹了两幅清王翚的山水画,这也是第一次尝试向山水进军,我之前一直不画是因为没见过大山大水哪画得出好东西,希望明年可以多出去走在,看看祖国大好河山,画出真正有生命力的山水画。


今年7月份由于在家中拿东西时不小心摔倒,造成一根肋骨骨折,有将近半年时间都在家中养伤不敢乱动,几乎什么都做不了,走路提东西睡觉都会痛,公众号也因此而停更数月,非常抱歉。在家养伤这段时间干不了其他事情,于是花了近五个月抄完了一部《金刚经》,半部《孝经》,还有几部《心经》,因为我觉得抄经会让人安神定志,会使人心思沉稳,感受到内心恬静与愉悦。现在伤痛已经逐渐过去,并且在成都一位老中医爷爷的精心调理下身体逐渐有点起色了,接下来准备用更加昂扬的斗志迎接2018年!


抄经详情:神品共赏|比《千里江山图》还长的金刚经手卷,你见过吗?


琬融书心经

孝经


年末正逢谢季筠老师诗婢家个展,之前因为谢老师住的地方离我实在太远,去一趟差不多都能从高雄到台中了,并且一直身体不舒服不大敢出远门,所以来这一年多去老师家的次数并不多,期待老师赶快搬过来,这样可以经常去老师家打滚喽~

与谢老师合影于诗婢家


今年还搞了一件大事就是跟“西南第一裱”的白老师反复研究探索终于搞出了一张手工24k洒金宣纸,这是真洒金(不会变黑),比市面上那些妖艳的货色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我准备用来写部道德经。古有薛涛制笺,今我也来搞点大事情~~~


最后,今年知遇斋还增添了一位新成员“萧大白”,是我在市场上救下来的,现在每天都在知遇斋愉快地玩耍~

偷茶吃的大白白


带出去晒太阳



好了,零零碎碎说了一大堆,其实很多是讲给自己听的,旧岁已除,新年将至,未来的一年,希望自己能继续保持冲劲,继续努力突破。


元旦快乐!


长按指纹,关注知遇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