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协会故事 >【大象视界】刷爆朋友圈的雍正珐琅彩1950万落槌,尽管它并不完美

【大象视界】刷爆朋友圈的雍正珐琅彩1950万落槌,尽管它并不完美

2022-04-03 16:36:38

今年嘉德春拍的亮点实在是有点多,但是在所有的亮点中,颜值最高,在朋友圈出镜率也最高的恐怕要数这件四爷的珐琅彩小杯了。尽管它的品相稍有一点点瑕疵,但是在大象的朋友圈中,那一抹清新淡雅的画面反复萦绕,或许,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它就是唯美的,而小小的瑕疵也成为了一种令人怜惜的缺憾之美了吧。



预展现场嘉德为其特别制作的大展开图十分吸睛


在5月15日嘉德春拍的第二天,经过了一个月的刷屏,它终于出现在了拍卖的舞台上!北京时间下午16:08,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1200万起拍,1300万,1350万,1500万,1600万,1650万,1700万,1750万,1800万,等了两分钟,电话委托报出1850万,又两分钟,1900万,又1分钟,电话委托报价1950万,最终落槌!


这件已归有缘人的迷人小杯,再请朋友们细细欣赏一眼吧!


有关于这件珐琅彩小杯,业内人士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比对工作,在这里,我们引用一下嘉德刘旸先生对于清宫资料的查找,为朋友们作一个简单的梳理。


雍正七年开始,瓷胎画珐琅器开始大量使用里外满釉的精细白瓷


十九日,怡亲王交有釉水磁器四百六十件(系年希尧烧造)。郎中海望奉王谕:着收着,遵此。(于本日将磁器四百六十件交柏唐阿宋七格讫……)"

——《活计档》雍正七年二月·珐琅作


这类画珐琅器的烧制,与雍正六年造办处珐琅料的自主烧炼成功是分不开的。查看《活计档》雍正六年记事杂录七月十二日条可知,除原有进口的九种珐琅料,造办处又新炼珐琅料九样,并新增珐琅料九样。


根据这些考证,我们大致可以认定这件小杯的制作时间大约是在雍正七年(1729年)至雍正十三年(1735年)之间。


十七日,内务府总管海望持出白磁碗一对。奉旨:着将此碗上多半面画绿竹,少半面着戴临撰字言诗诵题写。地章或本色,或合配绿竹,淡红或何色,酌量配合烧珐琅。记此。……(于八月十四日,画得有诗句绿竹磁碗一件,司库常保呈进讫。)

——《活计档》雍正九年四月·珐琅作


雍正九年四月《活计档》中描述的珐琅彩纹饰和嘉德本次拍卖的十分接近,但不同的是器型是碗,但是题诗和嘉德的小杯完全相同。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瓷胎画珐琅绿竹长春碗


十九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奉上谕:着将有釉无釉白磁器上画久安长治芦雁等花样烧造珐琅,钦此。(于五月初三日画得久安长治碗一件、飞鸣宿食芦雁碗一件……内务府总管海望呈览。奉旨:准照样烧珐琅的。钦此。于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做得……寿竹长春四寸碟一对……)

——《活计档》雍正九年四月·珐琅作


这对"寿竹长春四寸碟"也能在台北故宫找到实例,纹饰同样极为相似,题写诗句也相同,句首所钤朱文印也都是"凤采"。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瓷胎画珐琅绿竹长春碟及局部


 综上可知,与本品纹样相似、诗句相同的对碗、对碟,实物均藏于台北故宫,但如果继续翻阅《活计档》我们还有更惊喜的发现!


初四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本日首领萨木哈持出珐琅水墨牡丹酒圆一对、珐琅绿竹酒圆一对,说太监沧州传:着配做合牌胎糊黄绢匣二件盛装,记此。(于本月十四日,配做得合牌胎糊黄绢匣二件,并原交珐琅酒圆二对,司库常保呈进讫。

——《活计档》雍正十年五月·匣作




雍正朝《活计档》中关于瓷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的记载


《活计档》此条中提及需要配匣的"绿竹酒圆一对"中的一只很可能就是本次嘉德春拍中推出的这件迷人小杯了!


大象在之前的推送中也曾经说起过,类似的珐琅彩瓷器都是成对烧制,而十分巧合的是,1999年香港佳士得曾经拍出过一只品相完好的珐琅彩小杯,当时的成交价就高达1784万港元(约合人民币1909万元),为庄绍绥先生收藏至今。


庄绍绥先生藏  清雍正 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


刚才我们也已经说过,这件备受关注的四爷珐琅彩小杯还是有一些小小的瑕疵,大象也拍摄了图片,一道十分明显的冲线。


大象在这里说一个有意思的花絮,嘉德春拍的这只珐琅彩小杯和今年3月份嘉德四季上另一只刷爆朋友圈的清雍正青花矾红穿花龙纹玉壶春瓶出自同一位委托人!它们也都是第一次现身拍场!这件龙纹玉壶春有着更大的缺陷,当时的估价仅仅只有10-20万元,但是最终以540万元的高价为一位厦门资深藏家所竞得。大象当时也第一时间作了报道!【大象视界】翟健民:540万买一件残器仍然物超所值!


对于今天这件雍正珐琅彩的成交价格,我想,我们可能一起来做一个或许并不是特别精确和恰当的价格比对,但或许能多少说明一些问题。


我们知道刘益谦先生花2.8亿港元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买的成化鸡缸杯,曾经在1999年上拍,当时的成交价是2917万港元。我们说,雍正珐琅彩和成化鸡缸杯都属于顶级藏家梦寐以求的"尖货",鸡缸杯十几年来的涨幅翻了十倍。而1999年那只可能和嘉德春拍这只成对的小杯,庄绍绥先生的藏购价约合1909万人民币,那如果嘉德这只是全美品相,大象相信大多数人都可以将其估价看到两个亿以上!


再回到出自同一委托人的两件嘉德的有缺陷或者瑕疵的瓷器,3月份嘉德四季这件有着很大缺陷的龙瓶,如果是完整器,市场价应该在5000-6000万元,可能还不止,重大的缺陷,540万元成交让它的价格变成了完整器的10%

而嘉德春拍的这件珐琅彩杯,有一道冲线,并不是最重大的缺陷,如果大多数人把完美器的价格看到了2亿以上,我们再来衡量一下今天的价格,是不是算贵呢?


对于瓷器的瑕疵,中汉拍卖掌门人卞亦文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口上有缺",雍正都不嫌弃,我们有什么资格嫌弃?


雍正十年七月二十四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出:白地红龙大玉壶春瓶一件(口上有缺处,随黑漆座)、白磁玉壶春瓶一件(随黑漆座),传旨此白地红龙玉壶春瓶上红龙画得甚好,但龙尾不甚爽利,上下花纹亦好,画得略浑些,可将此小玉壶春瓶照大瓶上龙形画下,酌量或画两条或画一条,其龙尾改画爽利些,上下花纹照样,俱要画清楚,烧法瑯,再口上缺处着补好,钦此。(于七月二十七日,将原白地红龙大玉壶春瓶一件,口上缺处收拾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进交太监沧州收讫。于八月初六日,圆明园来帖内称本日,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沧州交:白磁小玉壶春瓶二件,传旨:若前日交出小玉壶春瓶画不合式,可将此二件预画,钦此。于九月初一日,画得白磁红龙小玉壶春瓶一件,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进交太监沧州呈进讫。于九月初八日,画得白地红龙小玉壶春瓶一件,司库常保、首领萨木哈持进交太监沧州呈进讫。)


如果您真正的能够欣赏一件顶级瓷器之美,或许应该完全可以容忍它的瑕疵,甚至是重大的缺陷吧!


最后,大象还想说,珐琅彩在雍正一朝就已经非常非常名贵了,我们再来看看这样的一段清宫档案记载:


雍正二年,二月初四日怡亲王交填白脱胎酒杯五件,内有暗龙,奉旨此杯烧珐琅,钦此,于二月二十三日烧破二件,总管太监启知怡亲王。奉王谕:其于三件尔等小心烧造。遵此,于五月十八日做得白瓷画珐琅酒杯三件,怡亲王呈进。雍正二年二月初九日,由驿斋送到御赐的 新制珐琅管双眼翎二枝,单眼翎十枝。   对珐琅彩翎子管,年羹尧在谢折里称:.....臣伏覩珐琅翎管制作精致,颜色娇丽,不胜爱羡,仅缮折恭谢天恩,更肯圣慈,如有新制珐琅物件,赏赐一、二以满足臣之贪念,臣无任愫惶之至,雍正二年二月十二日具。   在此奏折后面的硃批是:珐琅之物尚未暇精致,将来必造可观,今将现有数件赐你,但你若不用此一贪字,一件也不给,你得此数件皆此一字之力也。


大家要知道,年羹尧曾经称得上是雍正爷跟前的第一号红人了,但为了讨要一件珐琅彩,年大人和四爷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啦!嘿嘿。


当年就如此名贵的一件雍正宫廷之物,现在它的成交价格,也就是只能在北京或者上海市中心买一套马马虎虎的房子,您说,贵,还是不贵呢?


【大象视界】第一现场,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