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协会故事 >【生物】鲎,真是这星球上的神奇物种

【生物】鲎,真是这星球上的神奇物种

2021-12-30 16:45:55

来源:利维坦

北方人估计看到这种家伙会比较惊奇,但如果是南方沿海生活的人都大概知道这是什么。不过,中华鲎和文章中的这种还不太一样,美洲鲎的外表颜色偏绿褐色,而中华鲎偏灰绿色。


文中也说到了,雌性的鲎个头比雄性的大一些,所以到了交配季节,你经常可以看到母鲎驼着着她瘦小的老公在沙滩上爬。据说台湾渔民就会在这个时候捕捉鲎,闽南语叫“抓鲎”,可能是因为谐音,变成了“抓猴”,而且引申出了“捉奸”的意思(人真是富于想象的物种)。


看过纪录片《海洋》的,一定对里面的这个画面有深刻印象,成群结队的鲎在海滩上,很有种启示录的感觉:




说到蓝色血液,鲎的血液很容易让人想到倪匡科幻小说卫斯理系列中的外星人。现实中据说在智利奥坎基尔查峰山区发现过蓝血人,有人认为这是由于他们的血液中缺乏铁元素而铜元素过多造成的,不过也有人觉得只是一种病理状态,存在着很多争议。



文/Mark Mancini

译/丹尼尔

原文/mentalfloss.com/article/68286/10-hard-shelled-facts-about-horseshoe-crabs




马蹄蟹学名叫鲎(hòu),是一种行动迟缓的海洋生物,它的血液颜色诡异,游泳习惯也很奇怪,还身藏一种拯救了无数生命的秘密武器。让我们来认识认识马蹄蟹这种神奇生物。


它是名副其实的老古董


2008年发现的Lunataspis aurora体长25毫米,4.45亿年前就已经生活在马尼托巴湖底了,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古老的的一种马蹄蟹。当今现存四种马蹄蟹,看上去都像极了它们几亿年前的祖先。


尽管仅凭外表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媒体还是把马蹄蟹美誉为“活化石”,因为几亿年过后,它们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然而,地球生物的进化并没把马蹄蟹给落下,这5亿年来它们的变化可不小。比如,一些史前马蹄蟹的尾部会一分为二,但今天的马蹄蟹只有一只尾巴。


马蹄蟹可不是螃蟹


实际上,它们甚至不属于甲壳纲动物,而且也没有像螃蟹或螃蟹同类物种头上的触须。那么,在节肢动物族谱中,这种奇怪的海洋生物属于哪一类呢?生物学家把它划分到螯肢动物亚门,螯肢动物亚门还包括蛛形纲动物。这类生物的躯体由两部分组成,还有一副用来进食的螯状附肢,叫做螯肢。


这家伙眼睛不止一对



马蹄蟹壳的两侧长有巨大的复眼,这些豆状器官的作用是在交配季帮助雄马蹄蟹寻找配偶。每一只马蹄蟹的背后都长有一只原生感光体,这种小小的感光体被称作侧眼。。底部,马蹄蟹还长了两只“腹侧眼”,根据推测,这两只腹侧眼的作用是帮助马蹄蟹在活动时找到正确的方向。


科学家最感兴趣的是马蹄蟹的复眼。得益于它们眼部组织简单的构造,使得研究变得更容易,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人类自己的视觉功能。


马蹄蟹宝宝喜欢仰泳


当马蹄蟹在海底移动时,从A点到B点的移动方式通常是靠走。而幼虫则会翻身并依靠腮作为额外的桨推动自己在水中前行,这样的习惯会随着它们的年龄增长而变少。


带尖刺的尾巴有几个功能



马蹄蟹长有尖钉的尾巴有很多用处,这经常让人误解。它们的尾巴可以负责掌舵,也可以帮助马蹄蟹不小心被翻面的时候再翻过身来。


主餐以蚌类为食



尽管幼虫和成虫都吃水生蠕虫,而且成虫有时也会吞食海藻和腐肉,但马蹄蟹主要还是以蛤和蚌为食。在进食期,马蹄蟹会先用尖锐的前腿把食物捣碎,然后再把食物送入口中。


数十万只马蹄蟹,在特拉华湾纵欲狂欢


每年五六月,大西洋的特拉华湾会变成地球上最大的马蹄蟹产卵区。入夜后,几只发情的雄性马蹄蟹会追着一只雌性跑上海岸,在雌性马蹄蟹挖坑产卵后,雄马蹄蟹会让这些卵受精。大量迁移的水鸟降临此湾,靠这些营养丰富的卵蛋补充能量养肥自己。这其中一大部分鸟叫做红腹滨鹬,它们每年都要从北极迁徙到南美,并把这片布满美食的海滩作为整个旅程的最后一站。


想活到成年都是件难事




尽管一只雌马蹄蟹每次可产9万颗卵,但只有10只左右能存活到成年,因为在它们成功孵化之前,鱼、海龟和鸟就已经把卵吃得差不多了。由于如此多的生物都要以马蹄蟹的卵为食,马蹄蟹也算是为特拉华湾和世界其他海域的生态圈做出了巨大贡献。


大西洋的雌马蹄蟹比雄性大25%到30%



说到繁殖,雌性马蹄蟹成熟得更慢。,而雌马蹄蟹从出生到交配期却要等上10到11个年头。


如果你40岁前接种过疫苗,请感谢马蹄蟹


马蹄蟹体内流淌着人类不具备的蓝血。我们的身体依靠铁基血红蛋白把氧气输送到全身,而马蹄蟹则依靠含铜的血蓝蛋白。(主页君曾科普过一篇有关“蓝血”的文章:悲惨命运源于人类 但它却用自己的血拯救了无数人类



马蹄蟹的蓝血


奇怪的颜色并非是马蹄蟹血液的唯一亮点。海岸线处尤其肮脏:仅1克海底沉积物便包含10亿细菌。人类靠体内的白细胞防止感染和细菌的扩散,而当马蹄蟹受到病菌侵袭时,它们体内的血蓝蛋白会把细菌封在一层黏黏的隔膜内,以此来防止病菌扩散。


这场面让你想到了什么?


自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内科医生弗雷德里克·邦在1956年发现了马蹄蟹血液的这种特质,医学界的科学家们就一直想办法把血蓝蛋白应用于医疗。为确保疫苗和注射药物的安全性,科学家们先是在样本内注射这种血蓝蛋白。若血蓝蛋白开始分泌胶性物质,则表明产品并未成熟。20世纪70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对实验性药物和外科植入强制执行了该测试。如果没有马蹄蟹的伟大存在,过去四十年内,将会有数千甚至数百万人死于不卫生的注射。


1928年,收获季的马蹄蟹


马蹄蟹的血比你想象的还要值钱,一口价:每夸脱(1.1升)1.5万美元。这种灵丹妙药每年要从60万只“捐赠者”体内提取,在48小时内从每只马蹄蟹体内提取30%的血液然后将它们放生。悲哀的是,一部分马蹄蟹根本活不过48小时,10%到15%左右被逮到的马蹄蟹会在抽血的过程中死掉,就算是幸存者也会在回归海洋的过程中萎靡不振、步履蹒跚,科学家们并不是不重视这个问题。目前,一些研究者们正在研发人造血蓝蛋白,希望他们可以尽快获得成功。




扩展阅读:动物也疯狂——琵琶鱼的交配太残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