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协会故事 >​【回顾】骑行川藏线 朋友告诉我,你连六环都骑不出去 红龙乡-理塘-禾尼乡

​【回顾】骑行川藏线 朋友告诉我,你连六环都骑不出去 红龙乡-理塘-禾尼乡

2022-05-26 10:38:33

 骑行西藏组队微信队伍群

请添加笨笨微信:13568816951

Day 12    禾尼乡丨壮阔的草原

川藏线上没爆过几次胎就不算完美,于是早上我发现,后胎适宜地瘪了。

轮毂不是快拆,手头也没有扳手,只能抱歉地吵醒了修车师傅。师傅年轻和善,对我们的打扰没有太在意。

他熟练地卸下后轮,翘胎,打磨,补胎。补好胎之后并没有立刻装回,而是用手掌在外胎内侧摩挲着,一分钟后,他用指甲钳在胎壁上择出了一根约五毫米的铁丝。

“这是运输货车掉落的铁丝,嵌在外胎上,不把它挑出来,以后内胎还会破。”

正午刚过,翻过两个山口,我们到达理塘。吃过午饭之后,向着禾尼乡继续进发!

下午在理塘城门前,一位藏族兄弟给我他的号码,叮嘱我们抵达拉萨之后可以打这个电话。从拉萨返回之后才想起来,成为一件憾事。

有人问我,川藏线上令你印象深刻的路段有哪些,理塘-禾尼乡的这段路程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

到禾尼乡的路段两旁是广阔无垠的草原,壮阔的风景让我深深意识到言辞的匮乏和无力。

草原雪山牛羊山脉溪流日光野花湖泊草甸蓝天云朵,这些意象被自然精妙地组合在一起。置身其中,我发觉,眼睛已经不知该看向何处。

如果一定要描述当时的情景,我想《天净沙·秋思》这首小令的意象排列最为相近。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唯一的不同在于,同为漂泊者,诗人描绘的是凄凉悲苦的秋郊夕照,而我却要赞美这壮阔波澜的草原风光。

对已经被折多山超级陡坡折磨到怀疑人生的我来说,理塘到禾尼乡,58km的缓上坡已经和平路无异了。

数着沿途的里程碑,尽可能多得往视野里填充美景。我不断地驻足、停留。太阳将落山时,一行人才陆续抵达禾尼乡。

夜宿所波大叔青年旅社,草原上的温暖之处。

晚饭是土豆炖牦牛肉,蔬菜汤配白米饭,香味浓郁,素鲜清香,好吃得差点把舌头都吞下去,每个人都吃得满头大汗。

草原上的夜晚,让我想起了蒙古族的长调。

电影《天之恩赐》中,民族歌手哈扎布询问他的老师,什么是长调,他的老师回答:

长调是你走过的遥远的路,

是你呼吸过的旷野上的风。

感谢作者的分享,这是他的个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