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价格排行 >嗖嗖免票|京味儿剧《鱼虫儿》,虫儿里的人与人

嗖嗖免票|京味儿剧《鱼虫儿》,虫儿里的人与人

2022-08-02 15:18:36

免票信息


演出地点:

北京人艺实验剧场


演出时间:

2018年5月23日 19:30


票数:5张

参与方式:转+截+姓名+联系方式

不可分组

(如果疑问可在微信群里咨询,

微信:sousoupiao)

开票时间:5月23日


名单发布在嗖嗖微信群和朋友圈中

剧情简介

       取材于刘一达的纪实文学集《人虫儿》。

老北京有句话:这人要是精,成不了龙,也得成个“虫儿”。改革开放后,有这么一群热衷养鱼的人,被称为“鱼虫儿”,他们削尖了脑袋,赔家舍业想“越过龙门成金龙”…

       时光流转四十年,最早玩鱼的那一代人没有想到,现在竟然真的流行起玩“金龙”。李元起和姜巍两个北京孩子,都继承了父辈的“衣钵” 。耳濡目染也走上“鱼虫儿”的道路,玩物丧志,他们比父辈赔的更惨,赔上了友情,爱情和家庭,只为了方寸之间游弋的那一尾金色。

       鱼虫儿,鱼虫儿,到底是玩鱼的人,还是被鱼玩的人?

主创说

余天健 饰 李元起

(代表作品:《雷雨2.0》、《椅子2.0》、《大先生》等)

        “鱼缸里讲究也不少,分上中下三层,三六九等啊;该在鱼缸底下的清道夫想往上游,总有一天要被罗汉鱼给吃了,到时候这风再大水再急,风水再好,也都是腹中之物,后悔可就晚了!”

养鱼的人都知道,鱼和人一样,也有“阶级”之分。

初级的冷水鱼如金鱼、锦鲤等,有些新的鱼友用来练手,积累经验。

中级的鹦鹉、罗汉、战船等,它们的价格相对较高,需要积累一定养鱼经验后再入手,起码需要有两年左右的养鱼时间才行。

高级的是非常珍贵的龙鱼、魟鱼以及大部分的海水鱼。说它高级主要是个别品种,比如血红龙、过背金龙等,它们依然是少数资深鱼友才敢入手的鱼种。据说一条会被炒到十几万。

过背金龙

红尾金龙

星点斑纹龙

【这里有一则关于龙鱼的知识】

龙鱼是古老的淡水鱼种,雌鱼产卵,雄鱼含在口里孵化和养育,非常奇特,原产马来西亚、印尼、苏门答腊等地河流和湖泊。于90年代传入中国,由于其嘴上的两条胡须,闪光发亮的鳞片及其古老的身世与中国神话中的“龙”极为相似,称其为“龙鱼”。龙鱼传说中为神鱼,能镇宅生财,逢凶化吉,躲避灾祸,一时传为佳话,冠为鱼种之首。

龙鱼凭借颜色区分为银龙,红龙和金龙,以红龙为稀,金龙为贵。 红龙以颜色深浅分为橘红,血红,辣椒红,深者为稀有,市值可高达百万;金龙以金鳞区分为高背,b级过背,过背金龙,以粗框过背最为昂贵,为龙中之首;品相以高爬背,七彩底,胸鳍顺畅,珠鳞堆叠,眼亮须直为最佳。

时光流转二十年,龙鱼终于也趋于平民化。价格不菲的金龙,红龙仍有之;但作为观赏鱼,平价龙鱼也走进寻常人家...

所养鱼的三六九等,自然也划分了人的阶级。养鱼大热是在改革开放后的20年间,《鱼虫儿》把刘一达原著《人虫儿》的背景移到了现在,20年前师傅带徒弟养鱼,20年后徒弟以鱼来暗讽师傅。20年前养鱼是为了个“爱好”,20年后“养鱼”却变成了追名逐利互相攀比的工具。这算不算一种忘记初心?

姜鸽 饰 方蔷

(代表作品:《曲韵钟鼓楼》、《炒肝》、《创客小镇》等)

“有些事儿!别人给了是给你面子,别人不给是怕你承受不住!”

“面儿”是老北京的专属词,在北京人的处事方式里,有他们自己的规矩。这“规矩”不是点头哈腰,而是有一说一,小惩大戒。因为老北京的“直”,也让他们被冠以大爷、自我意识强、主人的名号。比如《老炮儿》里的六爷,《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马小军,老舍笔下的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群像。

不管从影视作品里或是从文字里走出的老北京形象,总是成长在曲径幽深的胡同处。现在你再问胡同口那些坐在树下乘凉的老人们,他们会失望的说,老北京没了,但精气神还在,面儿还在。《鱼虫儿》就是在鱼的引导下,去探探老北京的“面儿”。

余天健 饰 李元起

(代表作品:《雷雨2.0》、《椅子2.0》、《大先生》等)

“有的人能为了一条鱼付出一切,为什么不能为家人多付出一点呢?”

过去的人养鱼、集邮、钻研手串儿。现在的人养宠物、给宠物穿衣服、美容……更有甚者会给自己的猫狗整容,做拉皮、割双眼皮。宠物本身并无“美”的意识,不过是主人虚荣的强加。虽然信息飞快,隔“网”有耳,人和人被随意的拥在一起,渐渐消弭了最起码的“安全距离”。但人本质上还是孤独的,所以有了养鱼、养宠物、手机、电子产品等一系列情感载体。

正如木心说,从前一切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如今日子都在倍速闪过,我们怎么反而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呢?是宁愿把目光放在宠物上,也不愿意“怜取眼前人”了?

刘婷婷 饰 颜真

(代表作品:《您的口音》、《最初的最初》、《安的秘密》等)

“有活生生的人在,谁还需要一条通人性的鱼呢?”

有话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现代人的“爱好”似乎越来越唯利主义,有利可图则继续开发,无利可图则迅速弃之寻找新的利益目标。可是,爱好从一开始便失去了爱好的初衷,古代人们讲“叶公好龙”,如今叶公已经变成了一个群体,甚至人只一味追求利,却忽视了情,这是现代人的本末倒置。

葛长城 饰 老马

(代表作品:《滚蛋吧肿瘤君》《历史系男孩》《一步登天》等)

“我得劝你一句,这常在河边走,难保不湿鞋,但心里头得有点数儿,挨河近咯,这人也不能心安理得地陷在那淤泥里,昧了自己个的良心!”

话剧《鱼虫儿》也探讨了传统的师徒关系,过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前提则是师要为人师表,徒要技艺传承。师徒关系最重要的是“敬畏之心”,对匠心的敬畏,对老师的敬畏,老师则要“传道授业解惑”。但因着时代价值的改变,师徒关系的价值也发生了改变。在利益维系的江湖,徒可以反师,旧规矩要让步于时代趋势。《霸王别姬》里的徒弟可以以新时代的思想打倒师傅程蝶衣,旧时代磕头敬茶的传统师徒制也在争议声中慢慢消失。

王慧源 饰 陈老太

(代表作品:《威尼斯商人》、《关汉卿》、《风雨故人来》等)

“人各有各的路,谁也不能守着谁一辈子,都得学着自己排解!”

《鱼虫儿》是在刘一达小说《人虫儿》的基础上提炼出了三组人物,情侣、师徒、爷孙。这三对关系最初是因为“鱼”而彼此接近彼此需要,最后也因为“鱼”产生了价值观的背离,产生裂痕。亲密关系中的双方再次回到个体状态。


史铁生在《病隙碎笔》中讲,人都是被抛在这个世界上的,因而人本身就证明着孤独。不管来来回回,不管鱼缸里养的是锦鲤还是十几万一条的龙鱼,人总要独自生活。这也是《鱼虫儿》的内在表达。

导演:孙哲

(导演作品:《建家小业》、《炒肝》、《创客小镇》等)

“从《人虫儿》中选取《鱼虫儿》是因为它具有普适性”

在刘一达的纪实性文学《人虫儿》中,描绘了改革开放时期的一波群像,玩股票的、炒房的、炒股的……而导演孙哲决定将其中玩鱼的人搬上舞台,并将这群人定义为“鱼虫儿”是因为玩鱼在我们现在更具有普适性。经过20年,玩鱼的群体发生了变化,玩鱼人的心态也改变了,渐渐自成一个圈子。这些人的审美和价值观都随着鱼而改变,孙哲要做的便是从这里入手,深挖“人”。

编剧:李晓萌

(编剧作品:《小家大业》、《炒肝》、《创客小镇》等)

“创作中最大的困难是对玩鱼领域的不熟悉”

李晓萌坦言,在创作中最大的困难来自专业性,因为年纪的关系,对鱼的种类、习性,玩鱼人的术语并不熟悉,因此在创作前期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包括对京味儿的理解,从语言到说话习惯到行为方式都做了丰富的调研,与原著作者刘一达反复沟通。最初《鱼虫儿》取名为《鱼虫》,单指喂鱼吃的一种食物,后来加了“儿”字是创作中的一种拟人化,这里“鱼虫儿”不再单指食物,而泛称为喂鱼的人,从“虫”到“人”的重构,是这个时代的变化。

“面儿”是老北京的专属词,在北京人的处事方式里,有他们自己的规矩。这“规矩”不是点头哈腰,而是有一说一,小惩大戒。因为老北京的“直”,也让他们被冠以大爷、自我意识强、主人的名号。比如《老炮儿》里的六爷,《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马小军,老舍笔下的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群像。

主创信息

出品人:张薇薇

制作人:红梅

导演:孙哲

编剧:李晓萌

舞美设计:冯镜宇

灯光设计:常雪云

音响设计:赵力杰

平面设计:国斐

舞台监督:陈智靓

演员:王慧源、葛长城、余天健、姜鸽、刘婷婷、刘昊

出品公司:北京东城快板沙龙

支持单位: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委员会



END


 嗖嗖私人微信服务 

嗖嗖现有以下微信群:
嗖嗖戏剧群、嗖嗖电影群、林奕华深聊群、田沁鑫深聊群、嗖嗖live音乐群、嗖嗖古典音乐群、嗖嗖展览群、嗖嗖上海文艺同好群、嗖嗖乌镇戏剧万能群

加群方式:

先加嗖嗖微信:sousoupiao



如需转票在本公众号底部菜单点击“转二手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