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协会故事 >红楼梦:尤三姐之死,谁之过?

红楼梦:尤三姐之死,谁之过?

2022-08-01 03:35:01




在《红楼梦》这部书里,尤三姐是一个次要人物。但在她出现的几回文字里,是《红楼梦》里最跌宕起伏,峰回路转,又精彩感人的,每每读来,无不令人唏嘘心痛。


尤三姐真是一个尤物一样美貌刚烈的女孩,她最后悲愤地引颈自刎,香消玉殒,红颜一死为相思,完成了凤凰涅槃的重生,这个形象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在读者眼里,尤三姐是一个十分鲜明的人物形象,一直以来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尤三姐是尤物?


宝玉曾说过尤三姐是尤物。“尤物”一词最早出现在《左传·昭公二十八年》中。晋国大夫叔向要娶申公巫臣和夏姬所生的女儿,叔向的母亲则不同意。她对叔向说“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翻译成白话是这样的:漂亮的尤物,足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情了;德义不够的人娶了她,必将会遭到祸害。在这里,“尤物”一词所表达的意思大体是指“特别漂亮的女子”,这与大部分词典中对这个词的解释比较接近。根据这一典故,有人认为“尤物”一词带上一层“祸”的含义,即因美貌女性对男性的影响而改变男性甚至历史的命运,凡这样的事端便将“原罪”放到“尤物”那里,有一点红颜祸水的味道。


那尤三姐是怎么样一个人呢?看曹雪芹是怎样描写她的:“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不独将他二姊压倒,据珍、琏评去,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


这样一个美貌风骚的尤物,自然把贾珍贾琏等辈给震住了。看那尤三姐自有一种万人不及的风情体态,她仗着自己标致风流,偏要打扮的出色,却是哄得男人们垂涎三尺,欲近不能,欲远不舍,迷离颠倒。


另外,作者通过几个人的描述,也知道尤三姐的美艳无比。如柳湘莲说他娶老婆只有一个要求,“定要一个绝色的女子”。于是贾琏马上对他进行撮合。他介绍说,“等柳兄一见,便知我这内娣的品貌,是古今有一无二的了。”称尤三姐是古今有一无二的女子,让柳湘莲大喜并定了婚。再如柳湘莲来问宝玉,尤三姐的一些情况。宝玉对尤三姐也大加赞赏,对他说:“大喜大喜,难得这个标致人,果然是个古今绝色,堪配你之为人。”这样说了还觉得不够,并加了一句她俩真真是一对尤物,他又姓尤,以此说明尤三姐的与众不同。三是柳湘莲见到尤三姐自刎后悔道,“原来这样标致人才,又这等刚烈。”这样看来,通过作者的描写和以上几个人的描述,尤三姐的确是个不一般的女孩子,她美貌无比,喜爱打扮、能说会道,也很风流性感,这都说明了尤三姐的确是一个美艳无比,尤物一样的绝色美女。



真是淫奔女吗?


在关于尤三姐的人物形象塑造上,在一般通行本里,尤三姐是一个美丽形象、冰清玉洁的女孩子,她追求理想的爱情,冲破世俗的偏见,自己选择理想爱人,所以她最后在遭柳湘莲拒婚时,拨剑自刎殉情,捍卫自己的清白名誉,成了一个贞节烈女,才显得这个形象完美无瑕,令人叹惜。


在脂评本里,还有一些关于尤三姐和她姐夫贾珍之间的一些勾勾搭搭、不清不楚的文字,从而造成尤三姐是一个放荡淫奔女的形象。有的版本,对尤三姐的品行还有更直接的描述呢。如戚序本第六十五回的回目叫“淫奔女改行自择夫”,淫奔女是指尤三姐,说她改正错误自己选择柳湘莲为夫婿。庚辰本也许考虑到这个词比较刺目,便改成了“尤三姐思嫁柳二郎”。那么尤三姐到底是不是一个淫奔女呢?从文字上看,并没有多少露骨的地方。但也点明了尤三姐不是一般的女孩,她是一个经历比较复杂而且个性鲜明的女孩子。


一、三姐闹席


尤三姐风流放浪、刚烈泼辣的性格展示,集中体现在三姐闹席一回文字中。却说贾琏在与二姐调情得手后,偷偷把尤二姐娶进门,做起夫妻来了。一日贾珍乘贾琏不在,便偷偷溜进二姐新房,与二姐三姐一起厮混起来,贾珍此趟来的目标是尤三姐。在屋子里,贾珍便和三姐开始调情,两人“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小丫头们看不过,也都躲了出去,凭他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


在这里,贾珍是主动进攻,想乘机吃这个小姨子的豆腐。但三姐也顺水推舟,俩个相与取乐,各有目的。在这个时候,贾琏却是来了。贾琏的到来,让贾珍有些难为情。仿佛让贾琏看穿了他此次来的目的,脸上也比较尴尬。贾琏却心知肚明,给足贾珍面子,又是谦让,又是言跪,感谢贾珍都来不及呢,并拉着尤三姐说道“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贾琏的这句话对三姐来讲,充满了挑衅的意味,明面上她是贾珍和贾琏两个人的小姨子嘛。但此时贾琏把尤三姐当成了贾珍的老婆了,所以才称自己是小叔子。这话对尤三姐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尤三姐是何等冰雪聪明的女孩,她如何忍得。她于是跳了起来,把他们两个骂了狗血喷头,要他们不要在她面前装“花马吊嘴的”,警告他们这个府上的事她都清楚,别有了几个臭钱,就把她当粉头一样来取乐儿,别是打错了算盘了。她还说要把他俩的“牛黄狗宝”掏出来,着实厉害。一顿狂飚,让贾珍和贾琏这两个风月场上的老手,平生第一遭吃了瘪。可见她的个性之辣,显示出她个性的张扬。


二、贾蓉调情


尤三姐不仅和贾珍有些不清不楚,和贾蓉也有些暧昧,这两个姨娘年纪比他还小,又美艳。在贾敬死后,尤氏两姐妹来到了宁府,让奔丧路上的贾珍父子俩很开心。贾蓉来到家里时,他一方面对尤二姐充满了轻狂的挑逗言语,遭到二姐的佯骂时;他又与三姐调情取乐,三姐要撕他嘴;贾蓉又和二姨抢砂仁吃,尤二姐把嚼烂了的砂仁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添着吃了。这个夸张动作有的本子说是尤三姐吐的。相对来讲,三姐要比二姐更泼辣些,所以她把砂仁渣子吐到贾蓉的脸上,更符合其性格。


另外一处说贾蓉亦非好意。素日同他两个姨娘有情,也想趁贾琏不在之时,好去鬼混。这也让读者联想,贾蓉是否与贾珍一样,和二姐三姐两个姨娘都存在着一种比较暧昧的关系。他还发表了“脏唐臭汉”的高论,以说明贾府风流事的合理性。特别是作者用了“聚麀之诮”一词,其意不言自明。当然二姐与贾珍的不正当关系是明写的。但是三姐和贾珍父子有没有关系,则是有些烟云模糊的味道,有不写之写的味道,需要读者细细体会,才可发现这其中的奥妙。



三、宝玉的态度


从宝玉与柳湘莲的对话中,也可看出一端倪。柳湘莲想在宝玉那了解一些三姐的具体信息,这也是一个男生的人之常情。他虽然给了三姐定婚物,想想觉得自己太冒失。宝玉先是恭喜他,接着说这是珍大嫂子带来的两个妹妹。但宝玉这样一说,倒是让柳湘莲清醒了过来,连忙说不好不好。原来,在他们男人圈里,贾珍这个人名气不好,他的好色是众人皆知的。而尤三姐是贾珍的小姨子,更让柳湘莲发怵,于是他发出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王八”的感叹。这样一句名言,连脂砚斋都出来进行了评论,说以前听到过“《》中有云,把王八的脸都打绿了,已奇之至;此云剩王八,岂不更奇。”


不过,柳湘莲还是想听宝玉说一句话,三姐的品行到底如何?这说明他对尤三姐还是有抱有一些希望的。他此时是真心听宝玉的,哪怕宝玉说一句不真实的话哄哄他,他也许会当真的。但宝玉只是模糊地说了一句:“你既深知,又来问我作什么?”或许宝玉左右为难,面对的是一个他最要好的朋友,他不能骗他。可要宝玉对柳湘莲讲实话呢,他毕竟也知道一些尤三姐和贾珍之间的事,他也不能说实话,这也不是宝玉的性格,宝玉本来也是比较怜香惜玉的;如尤三姐说的回避和尚气味和洗碗喝茶两个细节,也让三姐感动过。于是他索性不说,只是很含糊地说了一句,要柳湘莲自己去想,以此搪塞过去。如果尤三姐真的如程乙本描述的那样品行高洁,宝玉肯定会把尤三姐说成是一个冰清玉洁、道德高尚的纯洁女孩子,宝玉也不至于那么难以启齿,那么柳湘莲肯定会欢喜得不得了,会开开心心地把三姐娶进门,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悲剧了。


四、三姐托梦


再如,在尤三姐死后,尤二姐被凤姐逼得生了病,尤三姐以托梦方式,分析了她们姐妹俩为什么为这个世道所不容。三姐说主要是因为“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并认为二姐太痴心,以为自己心善意软就好,而事实证明,不管我们怎样改过自新,但大家都记得我们曾经有过“父子兄弟致于聚麀之乱”一事,并发出了“天怎容你安生”的拷问?从中可见姐妹俩对失节之事,内心还是有很沉重的负罪感的。


综上而言,说尤三姐曾经是一个淫奔女,我觉得应该是有的。这主要原因有这么几个方面:一是贾珍好色成性,是见一个爱一个的风月老手,他既对儿媳妇秦氏有偷情之嫌,那么对自己的两个姨娘,则更肆意妄为了。其次是她们生活所迫而致。尤氏姐妹死了老爹,孤女寡母三个人无依无靠来投奔宁国府,仿佛是羊落虎口。三是那两个姨娘又年轻涉世未深,生性也有些放浪,加上贾珍以姐夫的身份,以为遇到了真心好人,未免失去了防范之心。



尤三姐为什么会自刎?


其实,尤三姐也想正正经经地嫁人过日子,她不想这样不清不楚地跟着贾珍贾琏他们。这些男人不可能给她带来真正的幸福,贾珍只是想玩玩她们姐妹俩而已,这点尤三姐最明白清楚的。所以当尤二姐要来劝说她时,她说出了自己藏在心里的念头。我要自己寻一个归结处,方是正礼。她对二姐吐露了心声:“但终身大事非同儿戏,我如今改过守分,只要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她也不想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只求是在心里进得去的男人,就认认真真过一世。这就是一个女孩子的择偶标准,也就是自己喜欢就好的男孩子。尤三姐到底要嫁谁呢?尤二姐盘问了半夜,她才说那人叫柳湘莲。


尤三姐还发誓说:“我不是那心口两样的人,说什么是什么。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日起,我吃斋念佛,只伏侍母亲,等他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说着,将一根玉簪,击作两段。尤三姐是一个说到做到的女孩,她这么自信地相信柳公子,但爱情的变数是存在的,这样的婚姻成本也是很高的。她心里早想好了,如果柳湘莲不同意,她就去做尼姑,这是她的最后底线。尤三姐是一个斩钉截铁的女孩,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她从此安分守已,随分过活。“虽然夜晚孤衾独枕,不惯寂寞,奈一心丢了众人,一心只想柳公子早早回来,完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在这里,尤三姐从一个淫奔女变成了一个痴情女,完成了她灵魂和性格的一次蜕变。


而这个柳湘莲,他与三姐只有一面之缘。柳湘莲是一个标准的冷面郎君,也可以说是一个爱情杀手。在《红楼梦》第一回里,甄士隐唱了首“好了歌解”,就提到过这个人。“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脂批说,“柳湘莲一干人。”说明这个人经历也是比较复杂的。他长得标致,原是世家子弟,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弄剑,赌博吃酒,以致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好像这位柳公子是一个能文能武的人物。他的本事也好生了得,他一个人能把一群强盗打个落花流水,并救出了薛蟠一干人,于是他在薛蟠心中的形象大为升值。


他的择偶标准其实很简单,就是要一个“绝色的女子。”贾琏向柳湘莲推荐了尤三姐,这也是尤三姐自己的意愿嘛。听了贾琏和薛蟠的一番言语,柳湘莲也心花怒放,便应承了这门婚事。而贾琏急促地催着柳湘莲把婚事定下来,一再提出索要定情物。柳湘莲情急一热,便把家藏的那把鸳鸯剑给了贾琏,做了他和三姐的定婚信物。尤三姐喜出望外,连忙收了这把剑,并挂在自己的绣房床上,每日望着剑,自喜终身有了依靠。


在这里,我看到尤三姐有三点透露出悲剧讯号:一是她“自择夫”要嫁柳湘莲,因为受封建礼教影响,女孩不能自己选择丈夫,“难道女家反赶男家不成,”这是很犯忌讳的。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自己怎可选择爱情呢?包括宝黛的自由恋爱,也注定是要失败的。其二,她发了一个毒誓,把一个玉簪,击作两段,这是一个悲剧的预兆。其三,她把这柄利剑放在自己的绣床上,更是一种寒光闪闪,阴气逼人的感觉,这会有什么好结果呢。所以作者这样写来,也注定让尤三姐成为一个悲剧人物。


尤三姐为什么会自刎呢?主要是她对自己的爱情绝望了。当初她是多么焦急地希望和等待以为属于她的爱情,非他不嫁,“自择夫”也在所不惜。但柳湘莲是个冷面冷心的人,决定要悔婚,说明他心里并不喜欢尤三姐。他来索讨那把定情的鸳鸯剑。于是柳湘莲和贾琏争执了起来。这时尤三姐在里面听得很明白,她便走了出来,她知道,柳湘莲肯定在贾府里得到了关于她的一些消息,“嫌自己是个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


于是,刚烈而持强的女孩顿觉颜面尽失。她以前失过足,但她目前也是改过自新,想过新的生活了。但不管她如何改过守分,她的心上人还是不容纳接受她,她真的彻底绝望了,当一个女孩的爱情幻灭了,她就什么都破灭了,她去意已决。她以前只想如果柳湘莲不要她,她会去做尼姑。但柳湘莲的索剑悔婚行为却是深深地刺痛了她,她的痴情,她的期望,她的内心深深地受伤了,滴血了,她坚定了唯有一死,才能证明自己那被漠视的痴情。她于是果断地拨剑自刎,这也正体现了尤三姐的刚烈性格,这也是她人格的觉醒,既然她的爱情毁灭了,她便视死如归,从容赴死,以死明志,书写了自己完美的绝唱。



其实,尤三姐与柳湘莲才是般配的一对。尤三姐侠胆义肝,刚烈心肠,以死殉情,虽然她曾经失身,但又何妨,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三姐其实也用行动证明了,她想正正经经地嫁人过日子。而柳湘莲则是冷面郎君,豪情万丈,义薄云天。他们俩方是天下无双。只可惜了,由于柳湘莲的偏见和错识,错过了一对有情人的促成,而导致了这起悲剧的发生,是实不应该的。


尤三姐一剑赴死,到底是谁之过呢?是贾珍贾琏贾蓉这些风月老手,把纯洁善良的尤三姐弄成了一个失足少女,他们以玩弄女性为乐事,整天做着荒唐无耻的勾当,在穷奢极欲的生活中醉生梦死,却把痛苦转嫁到女性的头上,使尤三姐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因此,他们是应该被谴责的。也有人说柳湘莲定婚悔婚,索取信物,注重贞节观念,满脑子男权思想。他自己不也是眠花卧柳,但却要求老婆必须是一个贞洁女子,怕自己当了剩王八,典型的男权情节让尤三姐无颜面立于世上,从而使尤三姐走向了爱情的悲剧之路。


又有人说尤三姐之死有宝玉的责任,如果当初柳公子向宝玉了解情况时,宝玉只要替尤三姐辩护几句,就不会发生湘莲退婚、三姐自刎的悲剧。也有的人在怪尤三姐自己吗?她风流放浪,不重名节。但她虽然一时失身,后来幡然悔悟,吃斋念佛,与过去一刀两断,想正正经经地嫁人过活,这难道不可以吗?可这个世道还是容不得她。尤三姐自刎殉情到底是谁的责任呢?太多的假设都已是不存在的了。尤三姐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她的性格和美貌也是她的悲剧原因,所以尤三姐也是整部中许多悲剧人物的其中之一。


在《红楼梦》里,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独特个性,都不是完人,但尤三姐作为一个艺术形象却是很完美的。她没有像黛玉那样的才情洋溢,满腹诗稿;也不是湘云那般的名士闺秀,率性真诚;更不像宝钗那般的成熟理性,温文优雅。她的成长环境充满艰苦和辛酸,她是处在比较底层的环境里成长的,所以她也是看透了世间的悲凉和辛酸,她也有自己的爱情观和价值观,她想用自己的力量来保卫自己,她想得到自己的感情,但她最后还是被现实击碎了梦幻,破灭了心中的爱情。她的悲剧,也是对广大女孩向往自由情感生活的一种毁灭,但只有这样美丽的毁灭,才是灿烂的辉煌。


-作者简介-

来源:红楼心语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